河南大学生就业网

大学的你为游戏熬红了眼 他们为创意吵红了脸

[   东方今报  ] 作者:
2015-06-17 07:43:50 |
  “创客”一下子火了!今年全国两会,“创客”头一回“闯入”政府工作报告,之后又“进驻”媒体圈。之后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投身创客大军。
 
  “创客”的含义也越来越广:追新求异的是创客,在互联网、移动通信行业创新的也是创客……
 
  这是一个最开放包容的时代,创客们有的掘金百万,有的抱上名企的大腿。而校园里的大学生创客们也从来都没闲着……
 
  【技术男】研发美图APP 让每一个妹子都萌萌哒
 
  故事:
 
  当妹子们还在用着修图软件,一步步艰难地给自己的照片美容时,几个大二、大三的小伙子和小姑娘正埋头实验室,研究如何一步就能“修”出一张美图。
 
  孙航和他的伙伴们都是河南师范大学的大学生,他们是隔壁班同学眼中爱发明的“小学霸”。他们之前聚在一起的时候,就撺掇着要做一款APP,能够让老照片或者丑照“重生”。
 
  “好多爱美的人都是PS盲,我们要做的这个APP就像是傻瓜修图APP,让姑娘小伙儿们动一动手指,就搞定一张美片。”技术男孙航说,大家平时拍的照片有时会有“障碍物”,比如人像前多了一棵树,或者挡了一把遮阳伞,“通过photoX APP,这些都可以进行修复。你只需要用手指把障碍物勾画出来,然后它会根据周围的图廓,进行图章仿制,自动补偿和消除”。
 
  在photoX APP中,通过锁定功能和素材库就能实现旧照片翻新。“身体、四肢,这些运用计算机的算法,可以完成补全。”孙航说,在研发过程中,他们也遇到了不少难题。“很多想当然的算法,其实在研发的过程中都不管用。我尝试过很多方法,最终引用了‘神经网络’才解决了问题。”
 
  “凌晨2点到早上7点多,我一个人对着电脑,负责编程之类。我是最后的技术人员。我喜欢在夜里干活,更清静,更容易投入。”孙航说,他希望随后能将photoX APP申请专利,他很看好他们研发的产品。
 
  创客心语:
 
  “我们是一群有想法有冲劲的大学生创客,我们希望能把自己的作品展示出来。我们很希望这些项目,能够从一种想法,进入电脑,然后成功变成大家手中的应用软件。”
 
  【女汉子】不爱脂粉爱土地 誓发展“互联网+农业”
 
  故事:
 
  21岁的李琼,是天津科技大学的大一学生。和其他的女孩儿不一样,李琼放假不去旅游,也不去约会,而是喜欢回老家,一头扎进麦地。
 
  “我是周口商水县化河乡三里长村人,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。”李琼说,这片土地养育了她,她必须为这片土地做些事情。“现在我看到的庄稼地,已经不再是记忆中的样子。以前大片大片的麦地,如今都成了小小的豆腐块农田。”
 
  上大学之前,李琼就和几名大学生天天“混”在一起,“鼓捣着”搞个合作社,让老家的土地能变成她理想中的“希望的田野”。
 
  “最初是几个哥哥们和我爸商量着要成立合作社,我只是干些杂事儿。”李琼说,她和她的小伙伴在决定成立合作社后,就开始到处拜师。“我们要从学习种地开始,别人能干啥,我们也要去干啥!”
 
  在李琼的记忆里,刚开始学种地的日子,她每天早出晚归,偶尔跟着哥哥们去蹭饭局。“那段时间,好像连走路都带着风”。
 
  合作社成立之后,李琼给它取名“四季鑫”,她希望合作社越来越多金、兴旺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李琼一边在学校忙着学习,一边帮着合作社完善合同、健全制度。“有些农户对合作模式不放心,我就给他们打电话打感情牌。”李琼说,她是本地人,农户们信她。
 
  现在,李琼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网络上,她想将传统农业变成“互联网+农业”。“我希望我们以后做的是新型的生态。”李琼希望他们的合作社在年轻人的手中,变得更有活力、更有希望。
 
  “创客”心语:
 
  “我和我的伙伴们热爱这片土地,我们愿意为它辛勤付出。我们几个大学生有一个共同的心愿,就是让这片充满希望的田野孕育出田野的希望。”
 
  【创意哥】做懒人的生意 设计快递神器
 
  故事:
 
  只要手机里下载个“来取宝”APP,快递员把快件放到“来取宝”的智能云物流柜,投送完毕后,系统会自动给收件人发送短信,收件人可以在空闲的时候取包裹。
 
  “这是一款懒人APP,也是方便收快递的纯干货。”河南工业大学的丁行行一直觉得他和伙伴们设计的“来取宝”APP“没什么”。
 
  2014年12月份,丁行行和另外四个大学生在学校的机械创新实验室里,准备着手做一款应用类的APP。“平时我们是做机械设计类的东西,我们很喜欢做一些项目去参加比赛。”丁行行说,最初打算做“来取宝”时,他们进学校、社区做了一个月的市场调查。
 
  “只能利用课余时间去调研,看看大家希望这个软件是什么样子的。”丁行行说,今年4月,他们设计的“来取宝”APP已经上市。
 
  “在设计过程中,有很多想法是大家讨论很激烈的。比如在取件的时候,是让收件人扫二维码,还是直接输入收件编码。哪一个更方便,我们讨论了很久。”丁行行说,他们把更多地心思放在用户体验和满意度上。
 
  “来取宝”APP刚刚投入使用时,丁行行和他的团队就进入设立有快递柜的小区,手把手教居民如何使用“来取宝”。
 
  “我们在APP成型以后,又参加了青年APP设计大赛,在比赛中完善了APP的功能设置。这就是我们的最终目的,让它真正成为有用的,而且是必用的手机软件。”丁行行说。
 
  “创客”心语:
 
  “我们并没有想着自己是创客啊,需要用它盈利。其实更多时候,我们还是觉得动手做这些东西是有意义的。我们做的,都是我们感兴趣的东西。”□东方今报记者 刘羽/文  张晓冬/图
 

责任编辑:xwzb

浏览次数:

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