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大学生就业网

创业:骑行上路 欣赏“只属于自己的风景”

[   未知  ] 作者:
haedujiuye
2015-03-25 09:27:42 |

  张巳丁 照片由本人提供

  薛鼎 照片由本人提供

  戴维 照片由本人提供

  去往云南元阳梯田的路上,一支穿着红色帽衫的自行车骑行队伍显得与众不同。山路转弯,一大片风格原始的梯田突然呈现眼前,坐在汽车中的人只有透过车窗欣赏这惊鸿一瞥,骑行的人则停下自行车,走进如鬼斧神工打造的梯田之间,去欣赏一片“只属于自己的风景”。

  这是ofo骑游组织的一次旅行活动。

  ofo骑游是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成员张巳丁、薛鼎、戴维共同创办的公司。公司主打以骑行为主的低门槛、轻户外的旅游方式,为哪怕是从未骑过山地车的人提供最优质的骑游体验。

  目前,ofo骑游已经走过台湾、海南、云南,即将启动韩国济州岛、日本富士山等旅程。

  从车友变成创业伙伴

  打开这家成立还不到一年的公司的创始人和成员名单,几乎每个人都有非比寻常的骑行经历。

  有人在夕阳西下时骑行穿过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每一个大街小巷,有的人骑行过川藏线的所有路程,还有的人曾在土耳其骑行,遇到过东部库尔德人的暴乱。对于骑行发烧友来说:人一旦踏上单车,就很难停下来。

  张巳丁描述其魅力在于:骑行有一种可以随意驾驭的感觉。自然,在学校内他就常常参与和户外相关的活动,这也让他和另外两位创始人相识。

  一次朋友聚会上,3人在同去菜市场买菜的路上聊天,戴维、薛鼎提议以骑游为方向进行创业:既然我们这么爱骑行,不如让更多人爱上骑行。张巳丁举双手赞成,3人一拍即合,考古专业就读的张巳丁放弃了原本唾手可得的稳定工作和收入,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就读的薛鼎也放弃了去投行的机会。

  从车友变成创业伙伴,3个人的交流中开始有了争论,并愈加频繁。当在一个问题上争执不下时,这3位高材生均同意以数据说话,或是谁曾经做过类似项目而具有决定权,所有的争吵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有偏见。毕竟,创业是面向社会的,这和在学校里完全不同。一开始,他们总以为凭借着名校招牌和对骑行的理解可以赢得用户和投资人,后来发现社会需要的是真金白银的东西。

  3人根据各自兴趣的不同分工:薛鼎有丰富的骑行经验所以做产品,张巳丁对新媒体有兴趣和自己的理解所以做宣传,财务、人力等其他事物交给戴维。

  创业给了团队另一种思维,只是骑行爱好者时只需要考虑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单车、去哪儿玩,现在更多考虑用户多会购买什么样的车,他们喜欢去哪儿玩,到了目的地喜欢什么样的玩法。

  让“小白”也能感受骑行的魅力

  项目几经调整,最终定位在主打以骑行为主的低门槛、轻户外的旅游方式,通过整合线下骑行资源,利用ofo平台发布和组织骑游活动。宗旨是要让顾客“骑行出发,感动归来”。

  虽然中国是自行车大国,但人们骑车的主要目的是通勤,骑行一直是很小众的玩意儿,是让人敬而远之的活动。国内由携程、绿野组织的骑行多面向经验丰富的人,而且时常会出现参与者放弃或掉队的情况,而在国外,骑行已经成为一项专业且有群众基础的运动。

  另一方面,让骑行和旅游相结合符合现代人对于旅游的多层次需求。张巳丁跟团旅游发现,“上车睡觉、下车拍照”是常态,十几天行程结束团队内竟然还有不认识的。而骑行是一段可以让人放下手机、认识新朋友、看到不一样风景的旅行经历。

  “我从没有骑过山地车怎么办?”“我体力不好,跟不上怎么办?”“我没办法背着行李骑车怎么办?”这是每一个对骑游感兴趣但心中充满担忧的人最常问的几个问题。

  ofo骑游设计线路之初就考虑到了这些,不仅会根据用户的身高体重以提供最合适的车辆,并且全程配备车辆跟随,车上放必备的药品和用户行李,行程压力不会过大。

  为了打消“小白”们对于骑行的恐惧感,从2014年9月开始,ofo骑游举办了多个城市内的短时间骑游,在北京带着用户穿越香山、奥林匹克森林公园、长安街,在深圳带着用户穿过红树林等地,同时培养用户爱上骑行。

  这其中,最给力的一项承诺是:可以骑行结束归来再付钱。

  周旭明原是北大自行车协会会长,还没毕业的他加入ofo骑游,成为一名骑游设计师,他以自己多次的骑行经历承诺:只要你愿意,我一定帮你骑完全程;一定带你看到属于我们的风景。领骑者还会通过各种破冰行动使陌生人之间消除距离感,骑行过程中必须的合作也使得团队氛围融洽,不少顾客骑行归来后仍然保持着高热度的交流。

  参加了台湾骑行活动的一家三口感受颇深。骑行前,孩子在学校内属于各方面都不突出的学生,有点自卑。骑行中,父亲不断给儿子打气,并用自己的坚持给儿子做榜样,这更像是一家人齐心协力完成一项任务。这次依靠自己的力量“骑遍台湾”让孩子树立了自信,在同学面前抬起了头。

  未来方向是社交化

  骑行旅游的价格并不会比一般旅行社价格高出很多,这是因为骑行旅游本身的目的不是奢华,而是“不一样”、“最地道”,无形中降下了成本,公司能保持10%~15%的利润率。但目前骑行报价只包括当地费用,并不包含机票,这一点也是ofo骑游下一步尽力解决的问题。

  组织过几次骑游活动之后,除了用户对更多旅游线路和频率的要求,还有一些用户向他们提出了定制化要求,有学生希望可以为自己的班级组织毕业骑游旅行。

  这也在张巳丁的设想中,骑游未来可以社交化。例如,可以设计亲子游;公司团队年终游;为出国学生设计学校骑游,这有利于申请学校;组织行业骑游,为想要认识行业圈的人创造机会。

  鉴于项目越来越多,扩大团队队伍是一大要事。ofo骑游预备为像周旭明一样的骑行爱好者设计一款职位——骑游设计师,负责设计线路带领出游,打造骑游师的个人品牌。这份工作不仅考验骑行经验,更需要很高的情商。

  曾经的社团经历为寻找到合适的骑游设计师提供了便利。北大车协和全国各个高校的车协、俱乐部等都有联系,团队常常会和车友们沟通。ofo的初衷也是希望普及骑游文化。

  周旭明称,丰富的经历带给他信心,自己的经历和体力可以带完团队走完全程,同时让他能发现并带大家去一些不一样的地方,在旅行中吃好玩好。这份工作让他天天加班都乐在其中,既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又能吸引更多的人爱上骑游。

  据悉,ofo骑游已经获得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。记者 陈璐 实习生 程盟超

责任编辑:haedujiuye

浏览次数:

相关阅读: